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学校要闻

【校友风采】项王故里,有一位知善知恶的派出所所长

作者:倪筱荣 李颖来源:学校文化研究会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点击数:632



你可以不知道宿迁,但你不会不知道楚霸王项羽。《史记·项羽本纪》开头第一句话就让宿迁人乐开了花:“项籍者,下相人也。”下相,古县名,今宿迁。

项王的霸气,跟项羽的身高自然有着某种关系。司马迁说“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班固《汉书》中说“籍长八尺二寸,力扛鼎,才气过人”。八尺二寸,有人折算说合今1.8942米。

项王故里的吴勇身高1.83米,100公斤,外形与项王一样霸气,难怪班主任吴亚萍老师站在这位派出所所长旁边合影时,心中顿生一种安全感。派出所所长的故事吴老师整整听了两天,最后,她用一句“知善知恶”为我们的采访对象加了定语。

 

当年的班主任吴亚萍老师说:有吴勇站在身边,好有安全感!

 

、“哗”的一声,初中班主任撕毁了他的中考志愿书

吴勇,1975年底出生,属兔,出生时间和属相他无法选择;父亲是国家户口,但母亲是农村户口,所以他也只能是农村户口,这也无法选择。但放弃上高中而上了中专先弄个国家户口,却是他和他父亲的主动选择。小学和初中,他的成绩都跟一个叫“名列前茅”的成语息息相关,初中毕业班班主任看着他超过重点高中分数线整整43分的成绩单,面对吴勇递过来的中专填报志愿书,气得把志愿书一撕两半扔到了地上,大吼一声:“回去叫你爸爸来!”

爸爸来了还是谈户口问题。的确,种田人太苦,转个国家户口,就是鲤鱼跳进了龙门,农村人,没有太高的期盼。就这样,19919月,吴勇只身来到常州轻工业学校(常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前身),在一个叫“档案管理911”的班级排上了一个学号。

在班主任吴亚萍老师眼里,吴勇一直是一位老实懂事的孩子。因为老实懂事,班主任让他做了4年的劳动委员。

其实吴勇的老实懂事何止是在中专。小学初中他跟着父亲在城里读书,父亲驾驶员,常常一出车就是十天半个月,出车回来,一有时间就赶回老家“汗滴禾下土”,哪有时间管儿子!吴勇常常一个人在父亲的宿舍,用煤油炉自己烧饭吃。“这么长时间没人管,我也没学坏,真是幸运。”吴勇的庆幸,让我们知道他的老实懂事其实是经历过小学初中时期的考验的。

也许是因为属兔,吴勇为人谦和,说话声音平和,他的“不学坏”,有着与生俱来的性情的基础。当年秦始皇出游时项羽对叔父说“彼可取而代也”,类似项羽这样的壮志或野心,绝对不会出现在吴勇的脑海里。

江南常州,孔子之师延陵季子受封之地。吴勇在常4年,常州轻工业学校开设了一系列人文课程,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对吴勇产生了浸润式的影响。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几十年,对工作中遇到的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他的处理总是那么知善知恶善解人意,源于他求学过程中渐渐涵育出来的人文情怀。

 

 

二、四十人报考公安,唯一落选的就是他

1995年,那是一个秋天,吴勇拿着中专毕业文凭到宿迁人事局报到,人事局安排了40人参加公安系统的招聘考试,不曾想,他成了唯一的落选者,给他的理由是“视力达不到要求”。于是他被退回人事局重新安排工作进了宿迁化肥厂。接着他做了眼睛激光手术,三年后又考进了公安系统。这时候他才知道,三年前视力不好的,何止是他一个人。不过他没有多想,一切随顺自然。两次报考,他都没有找人帮忙,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要找人帮忙。

穿上警服后他才知道,警察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怎一个累字了得!一个乡镇派出所,值班民警每天8点上班,到第二天晚上8点下班,36个小时,两位值班民警要包揽处理所有的报警,这是工作的常态;遇到有案件,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也成了常态。

大兴镇,位于宿迁宿豫区,离宿迁城区20公里。全镇14个村,3个居委会,4万亩耕地,镇域面积59万平方公里。大兴镇派出所就在镇中心地段,民警7人,保安21人,兼职的驻村保安31人,全镇200个探头,呵护着5.5万人的平安。他们要经常出现在街头村口,亮晶晶的警徽一路闪耀,让老百姓心里踏实。

平均每天7-8个报警电话,一年2000多个,110一响就要赶到现场。公安、消防、安全生产,巡逻、维稳、安保、化解访民问题……方方面面,一不小心就要暴雷。网络诈骗那么多,有的老板一次性被骗800多万,他们要全国各地去侦查抓捕犯罪嫌疑人。2002年某个夜晚他们去贵州农村打拐,那里是少数民族自治地区,有狩猎传统,寨子里每家每户都有猎枪,执法环境异常严峻,赶巧当地警方提供的车辆灯又坏了,前面山坡塌方,他们硬是用肉眼辨认着路牙才得以脱身,至今想来仍禁不住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题是法定职责之外的事情他们还“承揽”了不少:多年前遗留下来企业改制问题,派出所无可奈何地介入了,镇里小产权房开发商一套房子多次抵押,他们也不得不赶到现场。有些工程队兜里没钱,却还在大量招工,他们只能去工地插告示牌:“工钱要日结日清。”有些事情老百姓不知道找谁,动辄找到派出所。

“这么多法定职责以外的事情,你们为何不往外推呢?”

“社会转型时期,我们公安民警应该成为群众的贴心人,群众相信民警,党委政府对公安也寄予厚望,所以一些急难险重的工作就自然而然落到公安的身上。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派出所又是有些矛盾的缓冲器、润滑剂。这些都是我们应有的付出——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农民、下岗职工不是也作出了很多牺牲吗?”吴勇说这话时,平静而自然,透露出一种“大兴平安,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  我们说“你当所长压力太大了”,他说“其实我们局长压力更大”;我们说“你太辛苦”,他说“我们镇党委书记更加辛苦——每天12点半睡觉,早晨4点就坐在床上想心思”。吴勇的眼里,总是盯着一群更加辛苦的人。有一个阶段,他以“谁迟到谁就请全所民警吃早饭”的方式提醒民警不要迟到,惩罚如此温柔,因为他说:“民警太辛苦,有的民警出警,衣服都被撕破了。”

他每天上班分两段走:先请“专职司机”把他从市区送到城外,再自己开车到派出所。当然,被他戏称为“专职司机”的是81路公交司机。妻子笑话他小气,舍不得汽油费;他说他是利用公交一路看风景,便于脑袋休养生息。他还喜欢站在办公楼的北走廊向下看,看围墙内的那一片菜园子宁静而亲和,他祈祷整个大兴镇都能如此宁静安乐。

每个灵魂都为使命而生,他心系大兴的百姓。




每日从文化长廊走过,吴勇的步子有时轻松,有时沉重

 

三、躲到外地去的“张善人”扬眉吐气地回家了

“有个66岁的小学退休校长,他是我的忘年交。”吴勇说。

“我今年66岁,大兴派出所吴所长是我的忘年交。”张士敏说。

张士敏,一位农村小学的退休校长,在任时,拿出自己的自留地砌校舍,早春二月赤脚下河捞砂礓做校舍地基,落下了一身病,连续多年拿出自己的微薄工资阻止多名学生因交不起学杂费而辍学,多次因过度疲劳而昏迷。退休后,多次捐款,带领乡亲铺桥修路,人称“张善人”。有一年麦苗干旱枯黄,他为民请命,要求政府出面,迫使一家兄弟几个将霸占的公共水塘让出来让老百姓浇地,触动了对方利益,多次被谩骂追打,张士敏只得躲到外地的儿子家避难,心中憋屈没处诉说。

但就是这位“张善人”,最初传到吴勇耳朵里的信息却是一位“寻衅闹事者”。为弄清事实真相,化解农村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矛盾,吴勇数次便衣私访,终于弄清事实真相,多次打电话鼓励张校长回家,并拘留了这几个砸老百姓水桶、横行村民小组的霸道者,用自己的车接张士敏到派出所为民警作先进事迹报告。

“除了门卫,他们派出所所有人员都参加了报告会!”电话中,张校长激动得让我们担心他心脏的负荷——我们设想,电话那一头,一定是一个“扬眉吐气”的造型!

张校长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把吴勇描绘成了一位“现代包青天”。我们弄不清对方说的是宿迁话,还是他自以为是的“普通话”,这似懂非懂的通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让我开始心疼起我的电话费。

“精神上、人格上,张校长对我影响特别大。”说完这句话,吴勇手机又响了,说是某个地方杨树花起球燃烧了起来,要他们赶紧赶过去。

看着吴勇出门时那副熊腰虎背的身影,我突然心升一种感慨:善人善举,多么需要这样霸气的派出所所长的呵护啊!

 

“张善人”送来的几句话

 

使命写在墙上

 

公正刻在心里

 

四、一封“实在实在不好意思”的“说情”短信

吴勇外形长得霸气,内心却很柔软——我们看到了他发给法官的一封“实在实在不好意思”的“说情”短信。

有一对五十多岁的大学生夫妇,笃信藏传佛教,儿子6岁时,就被他们送到藏地的一座喇嘛教寺院。一种深深的被抛弃的感觉伴随着这名儿童成长,后来在广东上大学时,因为侵犯个人信息,这名大学生被吴勇他们跨省追捕带到了宿迁大兴派出所。当这位青年奇特的身世展现在民警面前时,吴勇惊呆了:孤独的童年、亲情的缺失、教育的畸形,让吴勇倍感痛心,内心激荡起无论如何也要救救孩子的情愫。犯罪情节审查清楚后移交法院,吴勇给负责审判该案的法官编写了一段928字的“说情”短信,恳请法官“考虑孩子缺失了多年的爱,给孩子一次改正的机会”。短信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实在不好意思”,结尾时则变成了“实在实在不好意思——我以一名共产党员的名义、一名人民警察的名义……”

审理期间,吴勇与妻子一起到宾馆与孩子的父母长时间地交流,让对方从“放弃孩子”的念头中转过来,将缺失的爱还给孩子。离开宾馆,已是月明星稀。

“后来呢?”

“阳光总在风雨后!”吴勇用一句歌词欣慰地回答了我们的提问。

结束今天的采访,我们驾车回城,准备晚上见一见吴勇的妻子。一路畅通,天蓝得让人感动。


骆马湖的涛声在这块刻石旁回荡,我们想到了知善知恶的吴勇

 

五、耕读之家的幸福生活

还在吴勇女儿小学三年级时,一天晚上,抄表工人敲开了他家的门,眼前的一幕,让抄表工人十分诧异:一家三口,每人手里一本书——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吴勇家在农村,小时候,眼见母亲有时凌晨一两点还在满是坟头的承包地干活。吴勇几岁时就帮着家里捡棉花,常常捡到晚上九、十点才回家。

但农耕家庭出身的他,却酷爱读书;然而吴勇嘴里反复称赞读书读得好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姐姐和自己的女儿。他跟我们描述妻子如何参加自学考试一步步提升自己,职位如何步步高升,工资如何远远地把他抛在后头;他指着他的姐姐告诉我们,这个女性如何从一个下岗职工通过严苛的律师资格考试,成了法庭上侃侃而谈的律师;他目光穿过远方的天空,告诉我们此刻她女儿远在地球的那一头,他像说评书一样给我们讲述自己的女儿如何过五关斩六将,获得了新加坡的奖学金远涉重洋读书,后来又参加了英国牛津大学的考试被录取,圆了牛津梦。

每当说起家人,吴勇脸上满满的笑容。耕读之家,自有耕读之家特有的幸福,经营好了家庭,人生就成功了一半。而赞美同事和家人,成了吴勇的习惯。

看到他妻子“宿迁市十佳警嫂提名奖”证书,摩挲着他家“宿迁市十佳文明家庭”的牌匾,我脑中突然跳出一个跨越时空的念头:二十多年前就毕业离开母校的吴勇,他今天的生活状态,跟他母校2018年年底才提出的“育养匠心、幸福人生”的师生共同愿景,是否冥冥之中存在某种关联?

吴勇是一位有着传统家庭观念的人,他的几位朋友说他做人好、家风好。“我们民警每天接触负能量,而我们要保持正能量,并把正能量带回家庭。”吴勇谈吐中,总是盛赞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

加了吴勇的微信,打开微信,原以为这位立过三等功、曾经是宿迁市宿豫区十佳政法干警和宿豫区十佳警察的派出所所长一定是穿着警服的威武相,谁知他的微信头像竟然是妻子和女儿的合影,而且起了个很幸福的微信名:轻轻梦回。


吴勇动员民警在文化长廊秀一秀各自的家庭恩爱


六、有个专业叫“档案管理”

到吴勇的派出所参观,来人无不为吴勇对史料档案的搜集整理成果啧啧称赞。吴勇有一句话:“我要对历史负责。”

大兴镇派出所一间屋子里捆扎着3000多卷档案,吴勇请大学生利用寒暑假时间,拨开故纸堆一张张扫描成电子档案,他们甚至寻找出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资料。翻看陈列柜中泛黄破旧的户口档案,就像回溯一个时代的历史。很多农村人不把户口当回事,但要领低保,就找上门来了。看到那些衣衫不整的老人到派出所找到了户口依据喜出望外的样子,吴勇就美美地体验心中升腾起来的那种慰藉感。慰藉,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他还建了一个大兴镇派出所所史馆,让我们看194510月,派出所是在怎样一种炮火连天的背景下建制的。他为我们讲解那一排过往所长的故事,话语中充满感恩充满深情。

他所热衷的档案整理工作,其实并非上级规定的考核内容,然而,价值所在,功在久远,谁让他所学的专业叫“档案管理”呢!



小小的乡镇派出所竟然有自己的“所史馆”


所史馆的英模墙,是吴勇的骄傲


他们找到了1966年的户口簿

 

离开宿迁时,汽车再一次经过项王故里景区。看着景区门口在战马上冲锋陷阵的项王雕塑,我跟随访的老师说:“我们就用这个标题吧——项王故里,有一位知善知恶的派出所所长。”大家沉思着,点点头。


 项王故里的项羽跃马雕塑

 

 

所在二级学院:经贸管理学院

班级:档案管理911

班主任:吴亚萍